by Slake 

 

 

無上密法中所謂的「雙修法」,即是指男女雙身交合的大樂修法。儘管這個以性交作為修行的方法,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但密宗上師自有一套理論來維護他們傳承的私利和尊嚴。且讓我們運用史實和經律的內容,逐一地來追蹤並剖析雙修法的理論依據。

 

 

雙修法的法源可以追溯至公元第一世紀時所輯出的初期大乘經典《大方廣佛華嚴經》,依照唐代漢譯卷六十八的入法界品,其中一篇《不可思議解脫經》裡,敘述善財童子參訪了一位善知識—婆須蜜多菩薩,她是一位百變莊嚴的氣質美女。在經文裡,她是這麼自我介紹的:

 

1.若天見我,我為天女,形貌光明殊勝無比;

2.如是乃至人、非人等而見我者,我即為現人、非人女,隨其樂欲,皆令得見。

3.若有眾生欲意所纏,來詣我所,我為說法,彼聞法已,則離貪欲。

 

 

原來她自稱具有為眾生解除貪(淫)欲的超能力,但她到底如何說法?又如何展現她的超能力呢?且看:

1.看看我(若有眾生暫見於我,則離貪欲)

2跟我說說話(暫與我語)

3.牽牽我的手(若有眾生暫執我手,則離貪欲)

4.到我的床邊來坐坐或躺躺(若有眾生暫昇我座)

5.仔細地端詳我(暫觀於我)

6.看我搔首弄姿(見我頻申)

7.看我眉目傳情(見我目瞬)

8.緊緊擁抱著我(抱持於我)

9.吸吮並親吻我的嘴唇(若有眾生唼我唇吻則離貪欲)。

 

 

經 上又說:「凡有眾生親近於我,一切皆得住離貪際,入菩薩一切智地,現前無礙解脫」。這一篇《不可思議解脫經》真的太不可思議了,原來看看美女、摸摸美女、 抱抱美女,再來一個熱吻,就可以離貪欲、解脫無礙,成為入一切智地的大菩薩了!這個不可思議的法門,由祕密大乘一路開展下去,到了公元第七、八世紀左右, 無上瑜伽密教興起的時代,摸摸、抱抱、熱吻都已經不算什麼了,他們採行了更來電而且宣稱可以「即身成佛」的「雙身大樂法」。無怪乎世界上會陸續出現那麼多 活佛、無上師,原來在他們的無上密部裡,即身成佛是一件這麼羅曼蒂克又令人舒暢無比的事!

 

 

接著,讓我們再回頭來探討這篇經文所傳出的地方,《華嚴經》上說婆須蜜多住在突伽(Durga), 而突伽正是大自在天濕婆神的配偶—烏瑪的別號。更巧合的是婆須蜜多的名字意即「天神的女友」,這是否正隱喻著她就是濕婆神的女友突伽呢?看來《羅摩衍那》 的史詩已經翩翩起舞地飛入了初期大乘經典中,然後經過祕密大乘的薰陶,又再度回歸到印度教的性力派,乃至孕育出無上瑜伽部的雙身大樂法。傳說這濕婆神的精 液從天上流洩下來,隨著滾滾恆河沖刷而下,後浪不斷地推動前浪,激起一波又一波的性高潮。其間一脈相續的雙修歷史軌跡是否非常清晰呢?由此法脈傳承也就發 展出幾個冠冕堂皇的雙修理論依據:

 

 

5.4.1般若、禪定雙身大樂說

密教將女性性器官的創造性活力比擬為蓮花,象徵超越彼岸的「般若(智慧)」;將男性性器官的創造性活力比擬為金剛杵,象徵降伏煩惱的「禪定(定力)」。剛開始時,還只是透過觀想而將金剛杵插入蓮花中(激發性器官的活力)而已。後來,演變到了「無上瑜伽怛特羅」的時代,就發展成為真實的男女交媾,親身實證「若與禪定」交融為一體的大樂境界,此即密教所謂的極樂涅槃。而且還說,如果不修練成微妙的天人色身,是不可能成佛的。而要修成微妙的天人色身,則非與明妃進行性交而進入大定不可。

 

 

這雙身大樂說其實是源自很古老的印度史詩《羅摩衍那》,裡面提到大自在天(濕婆神)把他的男根插入天后烏瑪的私密處,一次交媾就長達100年 之久,中間從不間斷。眾神對濕婆神的生殖能力感到驚慌,就請求濕婆神把他的精液流洩於恆河之中。因此,來自天上而充滿生命力的恆河水永為印度人所嘔歌、讚 誦和崇拜。後來,到了公元第七世紀左右,大自在天神就被融入龐大的印度教體系之中,其中尤以性力派(縱樂派),更強調這種男女交合的形式,並予以宗教儀式 化。他們認為性是宇宙間最大的創造性能量,經由性交可以使人類的肉體和靈魂中的創造性活力激盪出來,進而與宇宙間的偉大能量合流,達到最高的精神境界。因 此,他們直接把性交方式當作一種宗教修行的儀式,運用男女在性交過程中的亢奮、恍惚狀態,產生通神的精神效應。

 

 

他 們將女性的性器官稱為「密輪」,而這種雙修儀式就叫做「輪寶供養」。通常是在三更半夜裡,由已婚或未婚的數對男女一齊參加,進行所謂「五種享樂」的祕密儀 式,亦即先行享用魚、肉、酒、穀物和菜餚,最後則進行性交。在性交之前必需先行冥想準備,並經過一段調情的步驟,通常是歌舞伎樂的挑逗,然後才以各種方式 進行性交,讓男女在極樂中融合為一體,充分體驗個體與宇宙合而為一的感受,此即印度教性力派所謂的大樂法門。而在密宗無上瑜伽裡,則以歡喜佛和明王妃合抱 交媾的神像,取代印度教中的大自在天神與天后。明妃攀附在盤腿而坐的歡喜佛身上,雙手繞頸摟抱其頭,雙腳則纏腰束縛其身,讓性器官緊密結合在一起。這座神 像赤裸裸地表達了雙身大樂的修練模式,也充分說明了隱含在密教—怛特羅—Tantra(密宗)的意義,因為其字根Tan的原義其實就是生殖、繁衍的意含。在肯定宇宙萬物的基礎上,密教認為陰陽兩性的結合乃是宇宙萬物誕生的主因,也是宗教最後解脱的歸屬。歡喜佛的神像正以最直接、明白而且活潑生動的圖像陳述著這個宇宙萬有生生不息的概念。

 

 

5.4.2雙修欲樂定說:

密教認為雙修法是一種欲樂定,亦即由專注於性慾之樂所引發的欲界定。其實際的作法就是在男女交合的過程中,藉著調息煉氣以期入定。此乃根據類似道家陰陽合和的自然定律,藉著男女雙身的結合,促使心理和生理激動、活絡起來,而在氣脈上產生特殊變化的狀態,以進行氣分的交流。他們認為這樣就可以激發出深層的般若智慧,進入所謂「細分定(欲樂定)」的境界。也就是說,藉著欲樂定而將此凡夫色身活生生地轉化成如來微妙的天人色身,並獲得如來的智身;此即他們所謂「即身成佛」的意思。其藉助陰陽練氣入定的理論則與中國道家煉氣成丹的仙術中,講究陰陽調和必先打通任、督兩脈與奇經八脈的理論,似有異曲同工之妙。

 

 

事 實上,秘密雙身法所謂的欲樂定,只是將男根插入女性的私密處,以體驗性交之樂而已。所不同於一般性交的地方是,他們致力於「忍精不射」的功夫,並以此作為 雙修的最高境界。其實,這忍精不射的功夫,也只是密教瑜伽師企圖模仿地居天神的性交情況,同時冀望得到「採陰補陽」和「採陽補陰」的雙重效益而已。根據 《瑜伽師地論》的記載進行追蹤溯源,就可清楚地知道,四大天王天(地居天)上的男、女夜叉,由於天身細微,交合時並不會射出像人類那樣黏稠的精液,只有微 細(比空氣粒子更細微)的氣分的交流。然而,就人類的性心理或性生理機能而言,這忍精不射的功夫恐怕是難以辦到,而且會傷害身心健康的。縱使,無上密部的 瑜伽師真的能練成「雙身性交而忍精不射」的功夫,但藉此性交的淫樂去修練,並美其名為「欲樂定」,無論如何,它還是只能被歸屬於世尊所喝叱的外道「邪定 聚」而已。尤其是,當瑜伽無上師把男根插入女陰時,就在碰觸而入的一剎那間,不論有沒有射精,他就已經完全違破了比丘律中的第一波羅夷(斷頭)戒,應該被逐出佛門,永遠不得再剃度為僧。

 

 

接著,我們再逐一地來檢視密教四部怛特羅的發展。根據《瑜伽師地論》的說法,不同類的欲界眾生,有著不同的「淫事(性交方式)」,如:

1.「二二交會(兩者的性器官交合)」的方式:忉利天神、四大天王天(含夜叉)、人類、鬼和動物。

2.「相抱(互相擁抱)」的方式:夜摩(時分)天神。

3.「執手(牽手)」的方式:兜率(知足)天神。

4.「相顧而笑」的方式:化樂(以創造為樂)天神。

5.「眼相顧視(眉目傳情)」的方式:他化自在天(善用他人的創造)神。

各個不同層次的欲界眾生,都藉著各自的性愛方式來滿足性慾,以舒解其身心緊張的壓力,進而暫時達到論書上所謂「熱惱便息」的效果。

 

 

在初期大乘的《華嚴經》和《瑜伽師地論》裡都將性交方式分為上述五類,而越高級的天界擁有著更勝妙、光明的天身,其性愛方式也就越含蓄、保守而輕淺。到了祕密大乘的後期,密教的四部怛特羅先後成立時,它所對應的性愛方式即由輕淺到激烈,由微細到粗重,依序排列如下:

1.所作怛特羅部:修練比較高級的「相顧而笑」性愛方式。

2.行怛特羅部:修練中級的「執手(牽手)」性愛方式。

3.瑜伽怛特羅部:修練次級的「相抱(互相擁抱)」性愛方式。

4.無上瑜伽怛特羅部:修習最低級的「二二交會(兩者的性器官交合)」雙身大樂性愛方式。

 

像 密教初期四部怛特羅這樣,按照高低級天界的次序來排列性愛的方式,原本與大乘經、論中的排序是一致的。然而,後來歷代密教無上師卻把最低級的「二二交會」 方式顛倒過來,擺在第一位,稱之為「(三灌)無上(瑜伽)密部」。由此可見,無上師們還是渴望修練真實肉體二二交會的雙身大樂法,遠勝於高級天界的相抱、 執手和相顧而笑的觀想(性幻想)法。無上師們為了滿足個人的私慾,竟不惜全面背離,甚至顛覆了初期大乘信仰的經論依據。

 

 

綜合上述各期大乘經論的發展,從其雙身交媾而不射精的修練目標,再加上明王令人望而生畏的金剛造型看來,無上密部的雙修法應可稱之為「崇奉夜叉之教」,因為只有夜叉才具有類似的形象和這種特殊的性能力。

 

 

5.4.3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說

印 度秘密大乘有一個可以自行接續佛教法源的傳說:在古代,有一個虔誠崇奉婆羅門教的國王名叫「毗那夜迦」。他帶領軍隊以殘忍兇暴的行徑到處焚燬寺廟並屠殺佛 教徒。於是釋迦牟尼佛就派遣觀世音菩薩化為美女,前去誘惑毗那夜迦王並與其交媾,讓他享受性交的大樂而得到滿足。於是,醉心於女色的毗那夜迦王終於被美女 征服而皈依佛教,成為密教祭壇上怒目齜牙,眾多護法金剛中的主要神尊—明王。

 

 

後 來,西藏密教的宗喀巴則更進一步地說:「調心要令信所緣,對著歡喜佛『觀形鑒視』,漸漸習以為常,多見少怪,欲念之心自然消除。明王那些凶惡的面目不僅是 用來嚇退外界的妖魔,更主要的是可以用來對付自身,對付内在的孽障。而與這些看似殘暴的明王合為一體,嫵媚多姿的明妃,則是明王修行時必不可少的伴侶。她 在修行中的作用,以佛經上的話來說,叫做『先以欲勾之,後令入佛智』。她以愛欲供奉那些殘暴的神魔,使之受到感化,然後再把他們引到佛的境界中來。」

 

 

聽信上述傳說的人,可能會誤以為雙身法原來是源自佛陀的時代。其實,大約在公元第二世紀時,觀世音菩薩的信仰才開始茗芽於西北印的貴霜王朝,她距離佛陀的時代已有六、七百年之久,佛陀要怎麼派遣觀世音菩薩前往度化毗那夜迦王?比較可靠的史實應該是公元320年~600年間,笈多王朝和伐彈那王朝都信奉婆羅門教,祕密大乘長期不為王室所重視,因此在印度本土日益衰微。特別是在南印度,祕密大乘教甚至非常地被排斥。尤其公元600年左右,東印度的金耳國王設賞加挾武力西侵,所到之處,摧毀佛寺,坑埋僧眾,又砍伐菩陀伽耶的菩提樹,焚燒庫西那加拉的寺、僧,教難遍及恆河兩岸,佛教法運更加衰頹。所幸,公元606年,年僅16歲 的戒日王即位。他原本也是婆羅門教徒,卻受到中國留學僧玄奘三藏及大德迭婆伽蜜多羅的感化而歸信大乘。他禁止殺生,獎勵素食,效法阿育王廣建塔寺和旅舍, 每年召開佛學討論大會一次,每五年舉行無遮大會一次,使中期大乘稍呈復甦之機。他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君王,也是印度古代史上最後一位偉大的國王。他在位41年,用兵僅6年, 卻感召了諸小國的臣服,擴大了統治的版圖;其他時間則用於政治、文化及宗教建設。戒日王雖以王家的權勢擁護佛教,但他亦同樣尊崇婆羅門教的信仰。他在缽邏 耶伽大會時,先禮佛陀像,次日禮太陽神像,第三日禮濕婆神像。可見當時的信仰風氣─佛梵相融已久,早已把佛陀神格化、秘密化,甚至太陽神化、濕婆神化了。

 

 

瞭解了這段史實,就知道印度秘密大乘傳說中的那位毗那夜迦國王,其實就是金耳國王設賞加(殘暴而殺虐僧侶)和戒日王(改信佛教而仁慈)的化身。由於兩人在位的時間幾乎是重疊在同一個年代(AD600606),在歷史的長河中,當然很容易就被混淆成為一個人了。而傳說中的觀世音菩薩,還不如說是玄奘三藏及大德迭婆伽蜜多羅。至於祕密大乘祭壇上出現雙身交合的明王與明妃,與其說是「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還不如說是「先以暴力虐殺之,後令佛梵一家親」的時代人文風尚所形成的教義雜揉。無上密教企圖運用「先以欲勾之,後令入佛智」的傳說和藉口,來為自己貪淫的雙修法尋找合理化的法源依據,這都經不起歷史和傳承的剖析和考驗。

 

 

5.4.4依欲離欲說:

不學無術的無上師只會以無上瑜伽密部的傳承來捍衛雙修法的正當性,顯密兼通的無上師則能引述《華嚴經》裡,婆須蜜多美女菩薩的「不可思議法門(只開展到擁抱、熱吻)」來追溯雙修法的大乘經據。然而,最牽強的則是博學善辯的無上師,竟可以引用原始聖典《雜阿含第564經》,把「欲」詮釋為男女的貪慾,而為雙身法找到法理的基礎。其實第564經乃是後期《增支部》的經文被誤植於《雜阿含經》中,並非原始結集的契經。不過,為了檢視博學無上師的立論是否真的站得住腳?我們還是概述一下經文綱要如下:

 

…有某個比丘尼對阿難尊者心生深重的愛欲染著,就以生病為藉口,要求阿難尊者來探視她的病況,自己則裸露在床以待。阿難尊者一進門看到這副模樣,立刻收斂六根,轉身背對比丘尼。接著就給這個比丘尼上了一堂機會教育的課。尊者阿難說:「這個臭皮囊是靠著臭穢的食物來滋養,懷著憍慢、愛欲、淫慾而長養生存著。然,

1.依穢食者,當斷穢食—吃東西是為了治飢渴的疾病以修習梵行,不應心生享受之樂。

2.依於慢者,當斷憍慢—一向所看不起的人都已證得究竟解脫了,還不趕快斷除憍慢心,力求解脫嗎?

3.依於愛者,當斷愛欲—一向所喜愛的人都已證得究竟解脫了,自己還不趕快斷除愛欲心,力求解脫嗎?」

 

 

請 注意,儘管阿難尊者提到此身為淫慾所長養,而他所開示的「依於愛者」縱使被引伸為「依於淫慾者」,那麼依照阿難尊者針對「依穢食者,當斷穢食;依於慢者, 當斷憍慢;依於愛者,當斷愛欲。」的開示,結論還是「依於淫慾者,當斷淫慾。」理當被如是詮釋:「一向所淫慾染著的人(自己性幻想的對象)都已證得究竟解 脫了,自己還不趕快斷除淫慾心,力求解脫嗎?」因此,出家修梵行的人還是必須斷除淫慾。然而,密教無上師卻膽大包天,竟然將「依於淫慾者,當斷淫慾。」自 行詮釋為「依於淫慾者,當可斷淫慾。」根本不顧戒律的規範,容許自己縱慾染著。

 

 

「依 於淫慾者,當斷淫慾。」絕對不會像《華嚴經》上,婆須蜜多美女菩薩所主張的「撫摸、擁抱、熱吻」等不可思議法門那樣,就可以輕易地得到解脫了。當然,更不 會是無上瑜伽部所詮釋的雙身大樂法所能解脫的。真正的「依欲斷慾」是指「以正當而強烈的解脫欲(願望)—欲勤而定神足,來斷除淫慾的困擾。」如果想要「以 慾斷慾」的話,則不異飲酖止渴而已,因為這一波所生起的淫慾,無論是被壓制或發洩,到頭來都只是在蓄蘊下一波更強烈的情慾熱惱而已。因此,《雜阿含第564經》上,阿難尊者的結論是:「姊妹!無所行者,斷截婬欲和合橋梁。」意思就是說一個真正的究竟解脫者,他是永息諸行(無所造作)者,完全斷除了淫慾、性交的行為。他連觀看、觸摸女體都不可能了,怎麼還會進行擁吻、性交的雙身大樂法呢?茲摘錄經文如下:

 

《雜阿含第564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尊者阿難亦在彼住 。時,有異比丘尼於尊者阿難所,起染著心,遣使白尊者阿難:「我身遇病苦,唯願尊者哀愍見看。」尊者阿難晨朝著衣持缽,往彼比丘尼所。

 

彼比丘尼遙見尊者阿難來,露身體臥床上。尊者阿難遙見彼比丘尼身,即自攝斂諸根,迴身背住。彼比丘尼見尊者阿難攝斂諸根,迴身背住,即自慚愧。起著衣服,敷坐具,出迎尊者阿難,請令就座,稽首禮足,退住一面。

 

時, 尊者阿難為說法言:「姊妹!如此身者,穢食長養、憍慢長養、愛所長養、婬欲長養。姊妹!依穢食者,當斷穢食;依於慢者,當斷憍慢;依於愛者,當斷愛欲。姊 妹!云何名依於穢食,當斷穢食?謂聖弟子於食計數思惟而食,無著樂想、無憍慢想、無摩拭想、無莊嚴想;為持身故、為養活故、治飢渴病故、攝受梵行故。宿諸 受令滅,新諸受不生,崇習長養,若力、若樂、若觸,當如是住。譬如:商客以酥油膏以膏其車,無染著想、無憍慢想、無摩拭想、無莊嚴想,為運載故。如病瘡者 塗以酥油,無著樂想、無憍慢想、無摩拭想、無莊嚴想,為瘡愈故。如是,聖弟子計數而食,無染著想、無憍慢想、無摩拭想、無莊嚴想,為養活故、治飢渴故、攝 受梵行故。宿諸受離,新諸受不起,若力、若樂、若無罪觸安隱住。姊妹!是名依食斷食。

 

「依 慢斷慢者,云何依慢斷慢?謂弟子聞某尊者、某尊者弟子盡諸有漏,無漏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聞 已,作是念:『彼聖弟子盡諸有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我今何故不盡諸有漏?何故不自知不受後有?當於爾時則能斷諸有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姊妹!是名依慢 斷慢。

 

「姊妹!云何依愛斷愛?謂聖弟子聞某尊者、某尊者弟子盡諸有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我等何不盡諸有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彼於爾時能斷諸有漏,乃至自知不受後有。姊妹,是名依愛斷愛。姊妹!無所行者,斷截婬欲、和合橋梁。」

 

尊者阿難說是法時,彼比丘尼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彼比丘尼見法、得法、覺法、入法,度狐疑,不由於他,於正法、律,心得無畏。禮尊者阿難足,白尊者阿難:「我今發露悔過,愚癡不善脫,作如是不流類事。今於尊者阿難所自見過、自知過,發露懺悔,哀愍故。」尊者阿難語比丘尼:「汝今真實自見罪、自知罪,愚癡不善,汝自知作不類之罪,汝今自知、自見而悔過,於未來世得具足戒。我今受汝悔過,哀愍故,令汝善法增長,終不退滅。所以者何?若有自見罪、自知罪,能悔過者,於未來世得具足戒,善法增長,終不退滅。」

 

尊者阿難為彼比丘尼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已,從座起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摩訶男 的頭像
摩訶男

紅塵蘭若

摩訶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cs
  • 很用心的分析,讚!
  • 訪客
  • 啊不就打砲射精
  • 綠豆
  • 騙財騙色的淫亂佛教,女性要小心
  • guest
  • 您查的資料是經過扭曲後的資訊 哎~~~
    原始的藏文密續和男女一點關係也沒有
  • 訪客
  • 胡扯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