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蘭陀王:那先尊者,若說有情眾生身壞命終後有輪迴,那再生的是什麼呢?

那先比丘:再生的是名色(色身與精神)。

彌蘭陀王:是現前的這具身心再生嗎?

那先比丘:不是的。現前的身心有各種造作,而基於這些造作,另一具身心再生;但那再生的身心卻不是原先造作諸行的那具身心。

彌蘭陀王:舉例說說看吧!

那先比丘:好比一個人生火取暖,隨後因故離去,火勢蔓延開來,燒毀了附近的稻田。農場主人報官,對他提出控訴。如果這個人辯稱『庭上,我並未燒毀原告的稻田。我留在現場的火與燒毀他稻田的火並不是同一把火。我是無罪的。』大王,您認為被告該不該受懲罰?

彌蘭陀王:他當然有罪,因為無論如何,後來的火是由先前的延燒出來的。

那先比丘:大王,再生就與此相仿。現前的身心有所造作,基於這些造作,另一具身心得以生起。那再生的身心雖不是原先的那具身心,卻是由它而來。

彌蘭陀王:尊者,您是一位智者。

參考資料:The Questions of King Milind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摩訶男 的頭像
摩訶男

紅塵蘭若

摩訶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無明緣行是起造,起造同再造,應受後有是受生,受生同再生;受生故受老,受老故受死;問是誰重生,何不問誰死?求生問重生,厭死問不生;愚者欲重生,;重生者再死,智人不求生,不生故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