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最受一神教外道攻詰之處,恐非拜偶像一事莫屬。這事說來有些可笑,也有些無奈。本來這應該只是神教之間的爭論,卻殃及無辜的佛教。究其原因,還是宗教偏執的頑症在作崇。

 
佛教本來沒有造像之事,早期的佛教是以菩提樹、法輪、腳印作為佛教的象徵,用以表示對佛陀的尊崇與懷念。當年阿育王時代摩哂陀比丘一行人前往錫蘭弘法,也移植了一株菩提樹至該國,如今已成了僅次於佛牙的國寶了。


佛像藝術的興起,那是公元一世紀中葉以後的事,已是佛陀入滅後五 百多年了。最初的佛像有犍陀羅和摩偷羅這兩大流派,前者受希臘文化影響,而後者則表 現出印度傳統風格。日後隨著佛教傳至世界各地,佛像的造型也跟著千變萬化,各具不同的民族色彩,例如中國的佛像就是長眉細目配上低平的鼻樑,身著漢服,完 全沒有雅利安人的特徵。前幾年我有緣見到在非洲某佛寺裡的佛像,發現佛陀竟然成了黑人。


 
由 此可見,佛像只是佛教的象徵,其在佛教中的性質就如同基督教的十字架。不!應該說它比十字架更不重要,而且是可有可無;幾年前我赴泰國參訪時,在森林寺院 裡就沒見到任何佛像,只有一些供禪思靜修用的小型寮房。相反的,在城市裡的寺院,就完全是另一個模樣。它們幾乎全都是金碧輝煌,畫棟雕樑,到處可見到金光 閃閃的佛像,極盡華麗之能事。


由於佛陀不是神,佛像只是佛教的象徵之物,正信的佛弟子只會禮佛,而不會拜佛。在佛時,禮佛就是弟子向老師行禮;而 在佛滅後,禮佛如同以前的學生向 國父遺像鞠躬一樣,只是表達敬意與懷念。拜佛則是將佛陀神化,對祂祈禱呼求。一般說來,正見不具足的佛教徒會拜佛,而不懂得禮佛。如果外道堅持要以佛陀是 真神還是假神之類的問題相詰,答案就只能是無記,因為問題沒有意義。

 

拜佛雖不是出於正知見的行為,但佛教不會禁止拜佛的行為,因為它沒有害處,而且滿足了信徒的宗教感情,只是其人在佛法知見上還有待努力,並無何罪惡可言。從佛教的立場來看,如聖經所載為了禁止拜偶像而不惜發動大屠殺,可說是宗教狂熱發展到極端所產生的集體顛狂。


 
基 督教雖然反對拜偶像,但教堂和校園書房之類的場所仍常見基督聖像,尤其舊教的教堂更熱鬧,還有聖母像和聖人像。基督徒看到這裡,可能會辯稱天主教是異端, 而且縱然有基督聖像,只要沒有跪拜的行為,就不是拜偶像云云,然而讀過出埃及記就該知道,不但不可拜偶像,就連造偶像也是嚴厲禁止的(出埃及記 20:22~23)。從伊斯蘭教的立場來看,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一神信仰都不純正,都犯了"為主舉伴"的大罪;基督徒指責天主教是異端,可謂五十步笑一百 步。當然,我這麼說只是凸顯基要派人士的荒唐,並非真的在責難為耶穌立像之舉。


時至今日,基督聖像雖也順應各地或不同文化,而出現不同的造型,例如中國有頭戴儒巾的耶穌,非洲也有黑人耶穌,但整體說來基督聖像還是以白人造型為主,有些還配上金髮碧眼;前幾年黑人造型的基督聖像出現時,還引起不小的爭論。箇中原因,頗耐人尋味。


我個人的推論是這樣的:聖經的內容原本就含有種族主義的成分, 『神的選民』就是一個種族主義的概念。在創世紀裡,諾亞的小兒子含(Ham)受了詛 咒,是挪亞三個兒子中上帝最不喜悅的一個;尤其他兒子迦南還要世世代代做他兄弟的奴僕的奴僕。根據基督教界的說法,含就是黑人的祖先,所以黑人成為白人的 奴隸,這應驗了聖經的預言。直到最近,我還看到這種論述。這些基督教學者、傳道人大多是飽學之士,待人謙和有禮,卻能以十分自然的態度宣說種族主義,毫無 愧咎不安的表現。難怪馬克斯會將宗教比喻成鴉片。由於前述的原因,基督徒自然不樂見耶穌被塑造成黑人,而較能接受種族特徵接近猶太人的歐洲白人。


禁止造像最嚴格的,當屬伊斯蘭教。穆斯林不但不能為真主造像,即使畫先知的像也在禁止之列。因為這個緣故,回教世界出不了像米開蘭基羅、達文西這樣 的大師,但回教建築和書法的確很美,中國書法的狂草、連綿草有可能就是受到回教藝術的影響而形成。前幾年阿富汗的神學士政府不顧國際社會的勸阻,執意炸毀 有千年歷史的佛像古蹟。事後不久,該國全境就遭到美軍的轟炸,有人認為那是報應。我寧願認為它是巧合,或者說是神學士政府行事乖戾的結果。惹禍的不是佛 像,而是人心。

 
拜文明開化所賜,火刑柱、宗教裁判所終於成了歷史,信仰自由在大多數國家也受到法律保護。吾人要感謝眾多人類啟蒙史上的先賢,包括佛陀在內;因著他們的努力,口誅筆伐才成了基要派人士們進行屬靈爭戰的主要手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摩訶男 的頭像
摩訶男

紅塵蘭若

摩訶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就 交由市場機制去決定吧!需要的話,可有;不需要的話,可無!